Tranquillité d'esprit

你要是一个人累了,就哭一下,凭什么委屈了自己。

Arrêtez d'aller de l'avant【CH】

肯威家,因为我平时没时间玩刺客信条【一个买了1,2,兄弟会都没时间玩的学生党】玩过几次但是老是失去同步【还是在网吧通宵打英雄联盟的时候顺便玩的....】嗯,我自觉退会....【兄弟会没你这样连信仰之跃都不会的刺客】...
比较喜欢磕年下,应该会ooc严重吧....
【毕竟我是一个不太了解剧情的傻子】

※康纳x海尔森【第一次写】

※ooc严重,私设频多【可能引起不适】

※会有车【滴滴记得打卡哦】

※如果能接受那么我们开始吧【手动滑稽】

Arrêtez d'aller de l'avant

【1】
海尔森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的父亲,甚至他在面对康纳的时候有些胆怯,但是他无法后退,面对有着信仰的年轻富有朝气的男子,那是他的孩子,在为自由而战斗的孩子,如果说得更加嘲讽一点,他的孩子在每时每刻想着如何端掉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每一个据点,无时无刻想杀掉自己得力的下属,包括自己。
海尔森曾无数次幻想被康纳杀死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,或者脸上会挂着什么样的表情,这是当他看见康纳的第一眼开始,他就有所预料的,事实上他的确是对的,事情演变到此刻,被自己的孩子压在身下,咽喉被狠狠的用手掐住,并且丝毫没有因为身下的是他的父亲而有过犹豫。
并且是以杀死敌人的力气。
“我想你输了,父亲。”
他将袖剑刺进海尔森的右手臂,暂时的让身下的人减弱了针扎的力度。
“是...孩子,但你要学的还有很多,就比如...”
海尔森试图用力伸长左手去握住刚刚被康纳击落的击剑,是的,尽管他有些愧疚,只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愧疚,但是彼此是敌人,海尔森深知这一点,如果可以反抗,他宁可拼尽全力。
“那么...比如什么?父亲。”
康纳迅速起身抬脚将那把近在眼前的击剑踢得更远,被袖剑刺穿的手臂随着海尔森的扯动给他带来了更多撕裂的痛苦。
“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在叫我父亲了。”
海尔森怜悯的望了一眼那把击剑,微磕了一下灰蓝色的眸子,康纳是恨他的,这辈子都会。
“然后?您可是真的想杀了我。”
康纳抹了一把脸上有些冰冷的液体,两人都浑身是血,狼狈不堪。
“当然。”
海尔森放弃了挣扎,因为右手臂伤口的疼痛在不断的扩大,这只手是要废了吧,已经被刺穿了,海尔森干脆的躺在了地上,或许在临死之前还能保持一个舒适的姿势也是难得。
事实上他每动一下不止是手臂的伤口,连身上的伤口也随着疼痛,也许是年纪大了,偶尔看见自己的头发被灰白覆盖,也难免觉得惊讶,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,会想到自己的曾经,年轻气盛,或者更欣慰,现在有了一个足够骄傲的儿子,虽然他即将死在他的袖剑之下。
康纳沉默了一会,兜帽下海尔森看不清他的神情,只是觉得身体越来越虚弱,身上的伤口溢出的血并没有停下。
“你到底在想什么?或者说你觉得这还不够?杀了我,康纳。”
海尔森喘着气,疼痛让他的眉紧在了一起,有的时候他会把疼痛潜移默化成一种沉默,包括他的下属,都很难察觉。
康纳面对着他俯下身,手再一次靠近他的脖颈,第一次,康纳如此细致的打量着他的父亲,大概十几年来被岁月留下刻痕,身躯显得单薄,脸颊间有些细微的皱纹,失去了原有的水分,脸部有些松弛,但他依然富有男性的美,只是显得有些病态。
面对成年且强大的儿子,海尔森竟有些畏惧,他磕上眼来迎接自己的死亡,或许这一切都是一个错误,或者在下一世他可以做一个普通人,不会有一个刺客父亲,和一个想杀死他的儿子。
海尔森的身体有些颤抖,在康纳的指尖用力的时候。
“呃....”
窒息时生理性的挣扎,海尔森尽力的喘着气,他的背部因为挣扎的动作而微微上弓,唯一可以动的手用力的抓着康纳的裙摆,疼痛和窒息同时刺激着他的大脑,直到自己的昏迷。
海尔森知道这一天的到来,也许作为这样一个父亲,只是身为一个父亲的身份,从这个角度他愧对于这个儿子,他不止一次的在日记里写到:对于这件事我很抱歉,我并不想祈求他的原谅。

“Je pense que je suis une personne coupable.”


【佣杰车】Possa il signore perdonare

佣杰(车) 一位太太点梗【不知道为什么艾特不了....很烦】点梗

因为追延禧攻略发得有些晚了,文笔辣鸡主要开车,私设有,ooc有,可能严重引起不适,第一次写佣杰【车】,谢谢太太点梗了。

链接走评论↣

我想磕CH,对就是海参受,但是冷得吧我快冻死了....
可怜写冷cp太太们了....

(EA)L' amore nel profondo del mio cuore

EA,一位太太点的梗 @三三
【怎么晚发不知道有没有人看...】
qwq然后可能是因为我理解的原因吧,然后不太理解这种梗的设定,然后我已经尽力了,最后是甜。大概就是Altair独自去做任务被圣殿骑士杀了(之前和Ezio是【伪】恋人关系),然后就被Ezio复活了,感觉有点狗血【捂脸】,可能是我理解问题吧【干笑】,最后谢谢 @三三 提出的梗,如果写的不好请告诉我qwq,毕竟对角色不太了解【买了1.2兄弟会都没时间玩】,最后谢谢观看(比心💓)
(Raven【就是英雄联盟的瑞文】是我随便选的,至于为什么是女刺客....【笑】)

L' amore nel profondo del mio cuore
深藏在心底的爱

当他拿起那片鹰落下的羽毛,望着天空拂过的云,手中的书被微风轻轻的带过几页,或许有朝一日,他的恋人还会回来,试图去触碰那抹无时无刻引入眼帘的纯白色的身影,却显得虚幻无比。
“Altair.....”又是转瞬即逝的幻影,然后一点点化作碎片。
直到羽毛落下了。
曾经的导师,那个高傲的,独立追求放逐于自由的白鹰,他一生都在为着他的信条而奉献。
作为仰慕他的后辈,Ezio始终在追随着他的步伐,大概我这样的努力,才可以做到和您并肩的站立,和你一起在高塔上望着被刺客们解放的每一个角落,甚至我....可以保护您。
Ezio曾想如果有朝一日身穿白袍的恋人还会回来,他会告诉他,我已经有了足够可以保护你的羽翼,和你想要的信仰。
你是我的白鹰。
大概还不能习惯失去他的生活。
Ezio每天都会去Altair的房间看看,书架上全是关于哲学的书籍,还有他未写完的笔戈,Ezio让这些东西都保持着原来的样子,除了偶尔会抽下书架上的书看看,几乎一切都没有动过,大概还假装他在的样子,每天还能看到他坐在那整理书籍的样子,哪怕只是幻影,但这又会使Ezio陷入一段回忆中,关于曾经的,每一分,每一秒。
“大导师。”
“.....”
好像是新来兄弟会的刺客,Ezio抬眸,是一个看起来干练的女孩子。
“怎么了。”
“您最近好像心情不太好。”Raven来之前听说过这位导师的事迹,这是她所仰慕的,她曾以为当她会看到的是一位强大,有着无比冷冽气势的刺客大师。事实上当她看见的Ezio,正坐在Altair常坐的椅子上,垂着头,手指不住的摩挲着那本用牛皮纸包裹有些破损的了的书籍封面,甚至在她进房间的时候也没有发现。
连抬眼看她都眸子都如此无神。
这让Raven有些惊讶。
“嗯。”Ezio轻点了一下头,又开始望着那本书,空气显得太过于安静,沉默到让Raven不适。
“或许...您可以告诉我。”
说完这句话Raven就开始后悔,作为一个新入会的后辈好像是在打探前辈的秘密一样,而且对方还是万人敬仰的刺客大师,这在Raven看来是十分不敬的。
在她想到Ezio可能会把自己轰出去的可能有多大的时候,Ezio意外的回答到。
“我在想念一个人,他...比我优秀,并且...让我着迷。”说到这时Ezio苦笑了一下,又缓缓说到:“我想我还有很多话没有来得及告诉他....但...他也许并不爱听,呵....”
Raven愣了一下,能让眼前这个刺客大师如此着迷的女孩,一定是一个优秀的女孩(虽然后来知道是Altair的时候差点没有昏倒)。于是她抱着安慰似的口吻讲到:“别难过,大导师,在我的家乡有一个故事,如果一个人离开了的话,她会变成一束花,有多少岁就会有多少支花,每一只花都代表着那一年的记忆,如果喜欢她的人呢有所有的花,只有顺序不会错,就可以让她复活。我想,您所爱之人一定还在您的身边。”
“也许吧....我想...他看到现在的样子,他一定会很欣慰,谢谢。”
Ezio笑了笑,便离开了房间。
Altair喜欢雏菊。
Ezio记得曾经和Altair一起出任务的时候,他好像对那些一小株一小株的花儿特别感兴趣,于是Ezio在这大片大片的雏菊中亲吻着他的唇,并告诉他雏菊的花语。
纯洁的美,天真,和平,希望。
记忆似乎又被带进的某一天的某个日子。
不管这么想,脑海里每一个角落都有他的存在,他笑的样子,他手中捧着花的样子,鎏金色的眸子流露出的温暖,就算他高傲自大独立行断。
那个带着微风拂过白色花瓣的背影。
挥之不去。
Ezio想着刚刚那个孩子说的话,突然嘲笑着自己的幼稚,也许太过于期望,最后绝望的时候会有更大的痛苦,他深知这样的道理。
但Ezio知道的,也许他就是入了迷,被那个人折磨着,无形的紧紧的捏住了他的心脏。
他找到了曾经他们来过的地方,但雏菊似乎已经不在盛开了,周围显得枯寂。
Ezio随意的走着,在一处灌木丛的下面发现了一些雏菊,仔细数了一下,二十五支。
“我想.....这不是真的...不可能...”
Ezio的身体有些颤抖,Altair二十六岁。
还有一支雏菊去哪了。
“或许是我....太过于沉迷了,Altair,我不住的想你...”
Ezio疲惫的捂着自己的额头,后退几步坐倒在地上。
“我想你一定在的,对吗...我是如此的爱你...如果我足够的强大.....我想我不再是那个只能追着你步伐的人了...Altair...你所期望的是自由世界...而我所期望的...不过是你能陪在我身边啊!”

Tutto quello che mi aspettavo era che tu fossi al mio fianco.

微风拂过Ezio湿热的脸颊,他感到手掌里似乎多了什么。
一朵失去了几片花瓣残缺的雏菊。
“我一如既往爱你。”
Ezio将那朵雏菊放在另外二十五朵上面。
“雏菊的花语还有一个,是深藏在心底的爱。”
Ezio如此说到。
“所以我才喜欢雏菊啊。”
带有磁性的声音说到。
站在Ezio背后的的男人俯下了身。
“欢迎回家,Altair。”
Ezio站起身来环抱住身后的人。
哪怕这不真实,我也要享受着一丝的残念。
直到手中真实的触感和男人均匀的呼吸洒在他的脖颈,Ezio僵住了,但是手臂越来越用力,像是怕怀中的人逃走一般。
“我.....Altair我....”
Ezio显得有些语无伦次,或许离开的恋人再一次出现在他眸子里,是那样的真实,真实到让他害怕。
“Ezio...别像个孩子,你已经是大导师了。”
Altair轻轻的拍着他的背部。
“我爱你。”
Ezio将男人的头按在自己的坏里。
“我想你也是的。”
最后他用吻欢迎他的归来。
就像那年雏菊盛开时他表白时候一样。

160粉点梗

可写cp(真的只会这几对....)
第五人格
杰佣
佣杰
白纹x原皮
园医

刺客信条
EA
MA
SH
CH

自己磕的一对
锤基

随便什么设定我含着泪也给写完(要纯肉也行)
每对cp一篇
欢迎点梗

抱住天使太太我来给你返图啦,真的超级漂亮,抱住,比心爱您 @勺子Heather

止于你(车)

反正老被屏蔽,石墨也不行了,然后一气之下用的百度网盘....其实很早就写好了,但是一直发不出来。

传送门
密码:r5t9

用食愉快。

晚安,还没有休息的小天使们。

毒烟(9)

最近犯了胃病,好像几天都没有更新了,对不住了,谢谢你们支持。(鞠躬
强调一下奈布是强受.....所以在文中会显得杰克弱一点....(但是奈布还是会被他吃得死死的.....

(9)
杰克和奈布出了城,虽然奈布非常不愿意杰克跟着他,但是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他们计划去英国,虽然要赶好几天的路程。
“噢上帝.....总算到了....”
杰克握紧了他胸口的十字架项链,他是个基督教,虽然也是个沾满罪孽的人。
但上帝总是偏心的,也是不公平的。
“想不到你是个基督教,可是上帝不会喜欢淫.贱的货色。”奈布砸嘴,他很乐意见到这个男人吃瘪的样子,这感觉简直大快人心,不管是在夜晚休息或者马车上,这个家伙对他动手动脚已经让他火大,肆无忌惮对着他的大腿抚摸,令人咬牙切齿奈布甚至想一刀捅死他。
“别这样亲爱的....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。”
看伤需要摸大腿吗?而且他伤的是手臂好吗?
这个虚伪的绅士。
而且杰克仿佛不知道自己的罪行一般,一个劲的朝他挤眉弄眼....反正在奈布看来,就是这样的。
“我想我们得....租间房。”杰克又挂起那张招牌的笑,修长的手指半握着靠近自己的下颚,一副思考的模样,配上黑色的西装和风衣,一个简直是完美的上流人士,一个文质彬彬的绅士。
在奈布的眼中就是披着人皮的恶魔罢了。
“你说得对。”
少有的,奈布同意了他的观点。从波兰长途跋涉的来到这里已经让这个雇佣兵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,在路途中太过于的集中精神的警惕让他耗费了不少精力,甚至没有一天是在好好休息,确定到达英国后才放松了许多,所以他深感劳累。
“今晚可以住一晚酒店。”杰克已经在往前面挂着霓虹灯的店里走去,布奈赶紧跟了上去。
“房间在4楼,先生。”
直到杰克和店员说完,奈布一脸惆怅的坐在一旁,该死的....他居然....不会英文。
“走吧,房间在4楼。”杰克仿佛看出他的愁容,笑着拍了拍奈布的肩。
“为什么只有一间房。”
“没有多余的房间了。”杰克淡定的面对着奈布的怒火。
他当然不能告诉他的小家伙....他为什么只要了一间房....
‘上帝....还好他不会英文’杰克突然感受到什么是天助我也的运气。
“啧.....”奈布看了看张床,又看了看杰克,一副认命的样子躺了下去。
“话我摆在这了,你睡地上,我睡床。”
奈布突然意识到还是要有文化好,知识改变命运,突然觉得好有道理......
“好吧....亲爱的,你就待在这,我去买点吃的,我想你一定不会饿着肚子度过这个夜晚,这会非常不愉快。”
杰克宠溺的笑了笑,将门关上,带着钥匙便离开了房间。
英国的伦敦很大的,酒店周围也有很多卖食物的摊位,杰克随意的逛了逛,不一会他手中就多了一个袋面包和一袋苹果,然后又想着那个小家伙或许会吃不饱,顺手又带了一个牛肉罐头。
“这位先生.....”
一位穿着白色长裙的姑娘走到他的面前。
“小姐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杰克一如既往的保持着绅士的一面,望着这个大约十几岁左右的花季少女,却显得无趣,如果放在一以前,他或许会有些兴趣将她搞到手,但是他现在已经中了一个小家伙放出的毒,那个小家伙就叫做奈布。
“先生....我想请你帮帮我。”
女孩玳瑁色的眸子清澈无比,似乎看起来真的有什么急事。
“说吧,我想做为一个绅士不会拒绝一个美丽的姑娘,是什么事呢?”
“请您今晚是否可以做我的男伴?”
杰克手中的面包袋突然掉在了地上。

曾经沧海难为水,我为锤基跪断腿
宁信黄河没有水,不信锤基没一腿
诸神皇婚得到证实😏😏😏